山鬼

我既没有愁苦到足以成为诗人,也没有冷漠到像个哲学家。但我清醒到足以成为一个废人。

凡焚香、试茶、洗砚、鼓琴、校书、候月、听雨、浇花、高卧、勘方、经行、负暄、钓鱼、对画、漱泉、支杖、礼佛、尝酒、晏坐、看山、临帖、刻竹、喂鹤,皆一人独享之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太平清话》陈眉公

只有诗人同圣徒才能坚信,在沥青路面上辛勤浇水会培植出百合花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月亮与六便士》毛姆

诗人的心思和蝎子的尾巴都是从同一片大地上光荣升起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沙与沫》纪伯伦